中唱中唱
出版物
您目前在:
首頁 戲曲曲藝 單弦牌子曲——何質臣、常澎田老唱片選集

單弦牌子曲——何質臣、常澎田老唱片選集

該項目獲得“北京典籍與經典老唱片數字化出版項目資金”資助

曲目賞析

 

一、專輯介紹

       單弦源于北京,又稱單弦牌子曲。清乾隆、嘉慶年間興起,形成于清代末葉。因演唱時用八角鼓擊節,最早也稱“八角鼓”。其曲牌眾多,曲調豐富,反映現實生活。清末民初,許多單弦票友下海賣藝,出現了不少著名唱家,很受群眾歡迎。他們當中有善唱時調小曲者,有善唱昆高曲牌者,這些曲調多被納入單弦唱腔曲牌中,使單弦唱腔曲牌增多,表現力增強,這一時期是單弦藝術發展的全盛時期。眾多的名家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演唱風格,最享盛名的有榮、常、謝、譚四大流派,推動了單弦藝術的發展。2006 年單弦被列為首批北京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008 年進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本張專輯選錄了 20 世紀二、三十年代由百代、勝利、高亭、蓓開等唱片公司錄制出版的單弦牌子曲珍貴歷史錄音。這也是“常派”創立人常澍田以及民國時期的單弦名家何質臣演唱的單弦牌子曲著名唱段歷史錄音選集的建國后首次出版。

 

 

二、表演者介紹

       何質臣,民國時期單弦名家,在五四運動以后,受民主思想影響,他創作演唱了《秋瑾就義》等新節目,是最早在民主思想題材與傳統曲藝相結合方面做出了有益探索的單弦名家。而在其灌制的《翠屏山》唱片中,其放焰口的唱法,又反映了當時辦白事時和尚念經做法事、焰口施食等風俗習慣,并影響了后來的“榮派”榮劍塵、“常派”常澍田等人的唱法。繼廣小川之后,何質臣于 20 世紀20 年代所灌制的錄音唱片,如《翠屏山》《春景》等作品,代表了這些傳統和新創作品在當時的演唱風格,從錄音中可以在細節處發現其唱腔特點以及與該歷史時期同代單弦藝人演唱唱腔之間的差異。

       常澍田,他自幼從三伯父學唱大鼓兼習三弦,又從四伯父學唱單弦牌子曲。三十六歲時,拜單弦牌子曲大家德壽山為師,成為德壽山唯一的親傳弟子。他虛心好學,博采眾長,在家學和名師傳授的基礎上,又借鑒當時單弦牌子曲名宿何質臣、桂蘭友、阿鐵山的唱法,藝業大進。常澍田在民國初年就享譽北京、天津等地。常澍田的擊鼓技藝高超,是八角鼓界擊鼓最著名的人物。在打鼓的手法方面他曾總結“撾鼓十法”:切、坐、拉、掭、碰、撮、簸、推、跪、丁。 常澍田以豪放的風格,脆亮的低弦高唱、清晰的吐字、傳神的表情、瀟灑飄逸的動作,被人稱為單弦牌子曲中的“常派”。

 

三、專輯目錄

1、《秋瑾就義》何質臣
2、《翠屏山》何質臣
3、《才子佳人》何質臣
4、《八花八典》何質臣
5、《風雨歸舟》常澎田
6、《五圣朝天》常澎田
7、《武松殺嫂》常澎田
8、《杜小雷》常澎田
9、《百戲名》常澎田
10、《大春景》常澎田
11、《挑簾裁衣》常澎田
12、《胭脂》常澎田
13、《馬介甫》常澎田

 

四、曲目唱詞

1、《秋瑾就義》何質臣

       秋雨秋風愁煞人,杜鵑啼血夢難成。可嘆我三百年的中華民國晚清出了個俠肝烈膽女英雄。表的是西子湖邊現有這烈士的墳冢。此女士名叫秋瑾,真乃是萬古留名。原籍是浙江山陰縣,生長在名門的閨中。自幼讀書詩詞也頗通,十七歲出嫁湖南湘潭王姓。她丈夫是紈绔之子,財富又年輕,那素為官很得意,帶家眷上了這北京,今改的北平。光陰似箭,春夏秋冬,他夫妻已生下了子女二名。秋氏女終日憂愁她悶悶不樂,在她的丈夫身上也沒有愛情。暫度光陰,耐等云封,出了這會累糟婦女這專制的家庭,暗典置釵環,請旨已定,她從此留學到了東瀛,終日飲酒無盡,結交男女賓朋,集會演說這議論風生,滿懷壯志要主張革命,做一個女子愛國的第一名。

       不料想好事多磨又出了拙政,那時節小鬼取締了留學生,因此回國歸了故里,正趕上她母親病故守孝她在紹興。此處有個明道女學校聘她為教授慕其才名,從此她創辦大通學校暗用意,組織“光復軍”以這是辦學為名,聯絡了海內海外的多少同志,大家努力要推倒滿清,這一力的斷難驚醒睡獅迷夢。

       出了個徐錫麟是烈膽的英雄,刺死恩銘是安慶巡撫,因此被捕是身陷獄中,綁至轅門毫無懼色,徐烈士被害時剖腹剜心甚慘刑。秋氏女她在紹興得到兇信,反倒鼓掌滿贊成。徐烈士求仁得仁他出人頭地,這本是第一的英雄頭一名,我本是十分敬重,我也十分的敬愛,后死者比你的責任我們更不輕。

       從此后大家努力推倒帝制,各處聯絡預備成功。選定了三十二名敢死烈士,替他滿錐敢拼一死為犧牲,大不幸心懷軍情可是微有泄露,防范嚴密可這大事未成。最可恨胡道南,他是徐門的食客,恩將這仇報他可密告了公庭。告的是秋徐二人,是這中表兄妹,密謀著革命要推倒了滿清。知府貴福聞聽,魂飛膽破,最可怕婦人這女子要革命的犧牲。

       知府乘轎夠奔錢塘的江口,換坐了官船是過江見中丞,稟的是徐錫麟的同黨秘藏的途徑,請示這速拿辦是明正問典刑。當時委派練軍的標統,刻不這容緩是領兵奔紹興。練軍圍住大通學校,如臨大敵是喊殺連聲。秋氏女正在教室整理書卷,出其這不意是未免吃了一驚。雖是這大禍臨頭并不躲閃,挺身這而出是安然問分明,我們這是學堂,教育的重地,帶兵的來驚擾是所為何情,標統聞聽并不理會,吩咐著拿黨匪是回去見中丞。拿住了秋瑾回去交令,他把這愛國的女士帶到了公庭。秋氏女機關不密失了憑證,被獲遭擒才到了公庭。知府貴福問口供,上堂來毫無畏懼面色不更。知府大叫女匪好大膽,擅敢在本府的境內亂胡行。你與徐錫麟聚集黨匪有多少,今天要你據實應。秋瑾說你問黨匪有多少,就是你貴福人一名。知府聞聽后動怒,驚堂拍的響連聲,拿出折扇為憑證,大叫女匪看分明。這是你親筆上面題詩句,一派的邪說你思想不明。

       現如今真憑實據全在此,你就有百口抵賴難逃生。紙筆墨硯全在此你能寫能做此供承。秋氏女提筆在手前思后想,我是想自己想學徐山行。剛寫秋字停筆思想,知府說你再有遲疑我立刻動刑。表的是俠肝烈膽的女英雄,只皆因密謀革命機關不密被獲遭擒才到了公庭,來到公堂上嚴加審訊,知府貴福等著要口供,秋瑾說什么叫口供我一概不懂,我就知張汶祥刺馬朝鮮的好男兒刺過伊藤,我還知雪艷刺湯魏征刺殺過一知府,那都是先烈俠膽留下美名,我這是求仁得仁何怨何懼。從此我翻種一粒革命的子種還定有收成,我精神不死要千秋萬世,但只愿我民族的革命要不約而同。這才寫秋雨秋風愁煞人三字含冤的岳少保,她又寫七字含冤又有一個我秋璇卿,可憐我千方百計搜索肚腸百般獨立,直到如今我大事未定,殺剮槍斃你速令動刑。最可嘆六月六日的黎明后,天愁地嘆的宣平,秋氏女從容就義神色不變,那劊子手手起刀落鮮血淋淋頭滾埃塵玉隕香沉在染鋼鋒,這就是秋瑾就義為國奉身,這一死猶如這泰山搬動,真乃是萬人敬仰正說這西冷,留下萬古的英名。

 

2、《翠屏山》何質臣 

       海阇黎報恩寺的僧,吃完了晚飯他撞過了黃昏鐘。前街后巷人寂靜,叫師弟與師兄,跟我到街上去念血盆子經,咱們不走大街靜溜著小胡同。來至在楊雄的后門外十朵花兒念,手敲著木魚兒是暗把信通。叫嬰兒開門吧,你快開了門吧。口念道嬰兒開門來,嬰兒開門來。門兒自開,忽然自開。我與潘氏巧云同上牙床,同入羅帷。接著念回襪子啦。道場成就賑濟將成,齋主虔誠上香設拜。

 

3、《才子佳人》何質臣

       雨打桃花笑,風吹柳條搖。游春的浪子望春韶,斜跨雕鞍路過小橋。在那綠林深處有人耍笑,舉目抬頭四下瞧。瞧見了這樓上站定了二多嬌,風流體態千般俏,玉貌花容難畫描。喜滋滋笑盈盈斜倚雕欄,春風耍笑。這個說你看這梨花開放得好,那個說梨花沒有我們丁香顏色嬌。從后面轉過了一丫環手拍姑娘呀,不好了,順著奴家的手兒瞧。粉壁墻兒外站定了一小妖,頭挽雙丫髻,腰系一絲絳。身穿一件團花襖,他在那太湖的石旁愁慘寂寥。

 

4、《八花八典》何質臣   

       蘭為王者香,孔夫子在幽谷稱揚。海棠是花內仙,蘇東坡長恨有顏無香。菊同隱逸士,獨立晚節芳。凌霜傲骨,籬畔飄香,陶居士酌酒花邊意若狂。唐明皇在廣寒曾赴蟾宮桂,歸來龍袞帶幽香。始信桂子月中樂,云外飄香果異常。蓮乃花君子,婷婷獨占芳,淤泥不染,中通外直,映日荷花現柳塘。西施曾受吳王寵,逞風流采蓮戲舞在龍舟上。桃之夭夭色最狂,春來蜂蝶舞花忙。武陵漁子曾垂釣,春元誤入到仙鄉。梅傲清奇品,冰肌玉骨涼,雪積橫窗影,庾嶺盡梅香。浩然獨步尋梅叟,灞橋策蹇踏銀霜。牡丹人稱花富貴,堪夸國色與天香。春園萬卉誰能比,唐伯虎故寫奇花伴玉堂。

 

5、《風雨歸舟》常澎田

       卸職入深山,隱云峰受享清閑。悶來時撫琴飲酒山崖以前。忽見那西北乾天風雷起,烏云滾滾黑漫漫。喚童兒收拾瑤琴至草亭前。忽然風雨驟,遍野起云煙。吧噠噠的冰雹把山花兒打,咕嚕嚕的沉雷震山川。風吹角鈴叮啷啷的響,唰啦啦的大雨似涌泉。山洼滴水滿,澗下似深潭。霎時間雨住風兒寒,天晴雨過,風消云散,急忙忙,駕小船,登舟離岸至河間。抬頭看,望東南,云走山頭碧亮亮的天。長虹倒掛天邊外,碧綠綠的荷葉襯紅蓮。打上來滴溜溜金絲的鯉,唰啦啦放下釣魚竿。搖槳船攏岸,棄舟至山前。喚童兒放花籃,收拾蓑衣和魚竿。一半魚兒河水煮,一半在長街換酒錢。

 

6、《五圣朝天》常澎田

       那言還未盡就有人答話,在一旁跪倒老龍王。那龍王爺跪在了丹墀上,他口尊玉皇臣有本章。說臣在下方我雖然封了王位,改換了民國我可受了窩囊。住家的誰把我龍王供,我只好歇涼在井臺兒上。那好容易挑水的哥們兒發了慈善,給俺蓋了一間房。面寬不夠一尺二,進深八寸緊靠墻。伸出腿山門外頭露一半,我要站起身,哈著一個腰兒我這腦瓜頂了房梁。我好容易運動運動謀個外任,那城外的龍王更難當。在曠野荒郊一個小廟,身背以后就是茅房。白天我得看大糞,一到了夜晚查葦塘。為臣我就怕老天不下甘露雨,農業一定要遭殃。鄉下也有無賴子,不容分說夾將出來扔在了大道旁。曬得我渾身上下干裂紋兒,大片不住地掉衣裳。為臣我就怕叫驢來打滾兒,野狗他抬腿尿澆脊梁。我盼著那老天降下甘露雨,為臣的樂子可不尋常。他們給我雇了一頂花紅轎,抬著我吹吹打打串鄉莊。吹鼓手他決不該吹打花得勝,大家伙嚷嚷龍王我跟人家從了良。

        門神爺一起跪倒丹墀上,尊了聲玉皇是臣有本章。臣本是唐朝兩員大將,唐王他游地獄才把門神來當。大家戶的門神差事他好受,小家戶的門神爺差事就更難當。為臣我就怕那旗人瞅不冷子關餉,一到了那三節呀我得替他們把賬扛。山東人嘴巴就在臉上長方,山西人的煙袋鍋子就往腦袋上梆。醉鬼回了家防備他的腳踹,毛賊要撥門他差一點就開了我的膛。街門的門神管不著內庭之事,單扇門的家官是東暖夏天涼。白天把我倒著推出去,夜晚那關在屋里我的脊梁靠著一個墻。睡到了半夜拿我搭鋪,兩條板凳把門神給支上。絕不該尿盆子放在肩膀以上,又騷又臭還凈濕帶冰涼。睡著睡著嘎吱吱亂響,為臣我留神瞧倆人那邊唱雙簧。請旨開缺臣要告假,望求這玉皇您另選個棟梁。

 

7、《武松殺嫂》常澎田

       苦海滔滔孽自招,迷人不醒半分毫。為人若不聽蓮花落,枉在陽間走一遭。眾僧人不住把法鼓敲,長老放正把聚魂鈴兒搖。師兄把師弟叫,你順著我的手兒瞧。武大郎的靈堂跪著一個女多姣,那就是潘金蓮,她把丈夫死掉了。年輕輕的小寡婦,難為她可怎么熬,我和尚管不著,我佛如來嗎哩嗎哩哄。身上穿著重孝,假意哭嚎啕。截著一個白幔帳,直把我和尚瞧。雖然我可開心,我不敢把她招。并非是我的膽子小,武松那邊攥著刀。我佛如來嗎哩嗎哩哄。(白)窩心氣受了不少,心里明知曉,就是管不了,干受窩心氣。一心召請啊,召請的是饑狼餓鬼、醉鬼、毛包、瞎摸海、大暈頭,一類游魂等項,此夜今宵來受我這甘露法食。二次焚香二聲召請的是那身量矮小,矮短不高,娶多姣,怕多姣終日吵鬧,每日嘈嘈。宋故登仕郎孤魂來臨,法倫為愿。此夜今宵,來受我這甘露法食。

師兄又把師弟叫,嗎哩嗎哩哄,今個的事情活活的要糟,嗎哩嗎哩哄。你瞧潘氏身穿重孝,嗎哩嗎哩哄,裝模作樣給武二瞧,嗎哩嗎哩哄。你瞧武二的神氣不好,嗎哩嗎哩哄,惡狠狠地攥著一把刀。麻利著念,麻利地跑,嗎哩嗎哩哄,招呼他削了葫蘆給開了瓢,嗎哩嗎哩哄。武二郎一見鄉親們齊來到,咿啞咿啞呀,掃地打躬毛一腰,咿啞咿啞呀。家門不幸出了這不賢德的嫂,咿啞咿啞呀,她把我的哥哥給害了,咿啞咿啞呀。俺武二要給哥哥將仇報,咿啞咿啞呀,求眾位公堂之上走一遭,咿啞咿啞呀。眾鄉親害怕說謹遵法旨,咿啞咿啞呀,可你說怎著咱就怎著,咿啞咿啞呀。武二郎取過來文房四寶,咿啞咿啞呀,大家寫完給武二瞧,咿啞咿啞呀。武二郎從頭至尾念一遍,咿啞咿啞呀,俺武二有朝一日再酬勞,咿啞咿啞呀。武二郎把保狀揣在懷內,咿啞咿啞呀,掃地打躬毛一腰,咿啞咿啞呀。眾位鄉親做了見證,咿啞咿啞呀,翅楞扯出這把刀,咿啞咿啞呀。

 

8、《杜小雷》常澎田 

      【南鑼北鼓】商議準委冰人,連放定,帶通信,預備迎親。忙了一陣請親友,至良辰,將新人娶到了門。見她下了敞車,往茅廁里奔。【羅江怨】眾婦女追到房中,要看看新人。見她年紀雖不大,可是挺深的抬頭紋。鋸子疤瘌,噯呀禿,噯呀禿,禿四鬢。眉毛是兩道杠兒瞧不很真,扇風的兩耳沒有這耳唇。焦黃的頭發,可真長,噯呀長長夠三寸。聳著她的肩背,又把脖子一伸,后有羅鍋,前有雞心,真是天半有山猴。哎呀瞧,哎呀瞧,瞧著就笨。兩只黑豆眼,白眼珠兒發混,通紅的爛眼邊,眼淚常存。蒜頭的鼻子,又把薄,哎呀薄,薄片的嘴唇。

      (二段)【金錢蓮花落】親友們看罷心中不順,全替公子有點敗了神,不約而同把那媒人恨,欺騙這孝子瞎娘是何居心。眾婦女七言八語紛紛論,杜老太太聽不清楚有點耳沉,又不好仔細將人家問,疑惑是把我的兒婦待天神。猛聽得親友們道喜把聲兒湊含混,一溜蓮花呀呀一哄而散各轉家門。哎咳蓮花落,一朵蓮花落。剪斷說,新人過了門諸事畢。第二天夫妻雙雙把那娘請,且不言公子由此營舊業。再表表丑婦的心腸多么恨人。指望她過了門持家擔責任,誰想到諸般事兒不上心。舉動行為拙又笨,言談話語厭又貧。不是那刻薄了婆婆不順眼,就替她娘家把大話論。生來的愛小便宜兒眼皮子淺,假裝大方藐視人。拿人東西不當心,自己的一根草刺兒都要保存。口是心非沒有準話,心狹量窄嫉妒甚。借花獻佛作虛臉,過河拆橋不知恩。她不但自輕自賤長發懶,外帶著不倫不類她盡當緊。做出事永遠沒有一點公道手,老離不開,只需天輕一頭沉。專門給她娘家的人對勁,見了面獻吃獻喝獻溫存。倘若有婆家的親朋來慰問,她就不哼不哈不理人。這些個行為還不要緊,一溜蓮花呀呀最可恨要給他的瞎婆婆一死兒把家分。哎哎落蓮花一朵蓮花落。

 

9、《百戲名》常澎田 

       成都十王府,打蓋六殿,斷臂閨房樂,娘子軍滑油御果園。出彩樓將老少喚,母女會在烏龍院。瞧瞧青石山,看看牧羊圈。釣金龜在斷橋前。柳林池中魚腸劍,審頭獨木關。為拿花蝴蝶,手持芭蕉扇。跑坡神州擂,背凳坐樓前。眼前報說浣花溪,黑風帕走趕三關。這才回荊州,反延安,來到嘉興府,回朝至落園。忙將活捉擺上瓊林宴,盜銀壺把醉酒灌,斟滿了九龍杯,飲干了雪杯圓,就了點打櫻桃珍珠錢,必是斷密澗。吃了些個送盒子里的賣餑餑,宛城打砂鍋送面,擊掌七星燈,撿柴收嚴顏。煙鬼嘆要到迷人館,去聽戲迷傳,雙釘記將逛燈點,望兒樓上去觀【臥牛】觀十面。出彩樓,連環套好備齊馬鞍山。乘坐三上轎,祭江山海關。離了岳家莊,下了美良川。無心朝金頂,越過大香山。教子讀盜書,醉寫九更天。增長朱砂痣,佛門去點元。連升三級四進士,黃金臺上遇龍封官。頭帶雙官誥,內襯珍珠衫。外罩打龍袍,乾坤帶,借靴足下穿。手捧取帥印,封侯在界牌關。賜福榮歸名小顯,三世修成的忠孝全。

 

10、《大春景》常澎田

       奇花蕩漾,柳絮飛揚。花明柳媚,云外飄香。時逢美景,又到艷陽。【南鑼】到春來雁北忙,春日暖透紗窗,桃開杏謝梨花放。【羅江怨】杜鵑聲悲勾惹凄涼,漁翁樵夫水面山旁,牧童牛背哎把風、哎把風、風箏放。【倒推船】小橋流水潺潺響,粉蝶雙雙舞花忙,鴛鴦戲水魚摧浪。【曲尾】歌罷一曲歸來晚,臨行又把高【臥牛】高歌唱,唱的是天地有情容我老,碧天云外雁成行。

 

11、《挑簾裁衣》常澎田 

       欲海情天生魔障,男女茍合有玷綱常。都只為尋花問柳,竊玉偷香,全不想強謀的夫妻不久長!

      【太平年】就在陽谷縣,有一個武大郎,身量兒不高才夠二尺半長,登著一個小板凳兒上不去炕,(太平年)五官丑陋其貌不揚。娶妻潘金蓮,美貌無雙,他在那趙宅呀當過了梅香,原打算是備考可巧沒選上,(太平年)窩哩呦窩囊就嫁了武大郎。自己埋怨,自己的命不強,也是我前生沒燒高香,自從我嫁了他就沒了指望,(太平年)除去了彈弦子不會唱雙簧。雖然做夫妻,永遠不同床,偶爾的同床也是兩樣心腸,并非是我嫌他因為凈尿炕,(太平年)不斷的被水災我半夜就逃荒。脾氣又左,人又窩囊,做什么買賣全都不在行,道路個別那養家一個樣,(太平年)學會了烙炊餅倒比閑著強。這般時候,不見還鄉,眼看著西方都墜了太陽。潘氏她說著話就蹭下了炕,(太平年)竹竿挑簾子推開樓窗。竹竿一滑,這手一張,一把沒抓著就掉出樓窗,正打在西門慶的腦袋上,(太平年)“啪嚓”,“哎呦嗬!”,挺硬冰涼!【南鑼北鼓】西門慶被了傷,要發作還沒嚷,捂著腦袋抬頭望,看見了一位美嬌娘,樂得他心花放,他迷迷瞪瞪疼也忘!【羅江怨】見她模樣兒風流,淡雅的梳妝,腰肢裊娜,舉止呀輕狂,玉腕雙扶,就在樓,哎呀窗,樓窗上。杏眼乜斜,秋水一汪,桃腮含笑,帶露的海棠,她微探身形,就往樓,哎呀樓,樓下望。

 

12、《胭脂》常澎田  

      【曲頭】教育子女失謹慎,誤引蕩婦敗閨門,因不思孟母擇鄰。風流子為美色心機用盡,以假冒真遭累,冤莫申,幸遇那學使憐才情不忍,巧斷出冤外之冤警世奇文。

      (數唱)世上人男女之婚配,乃前生注定緣分。倘若有一念之私,眾邪魔就乘隙而進。只鬧得是非顛倒,可謂是造物弄人。東昌府有一個卞老卻是一鄉民,素業牛醫耐時守份。老夫妻所生一女,這姑娘聰明俏俊。她的乳名叫胭脂,才智慧敏,卞老因疼女兒欲占鳳于清門,而世俗鄙其寒微,誰肯和牛醫結婚。

      (二段)胭脂與龔王氏門口談心,從那邊走過來一個人。年少的書生五官清俊,(太平年)體態溫柔滿面斯文。身穿素服頭上戴儒巾,徒手而行走過了街門,儒雅風流令人可親近。(太平年)身穿著素服滿面斯文。胭脂姑娘暗自出神,龔王氏一旁一轉身。故意的咳嗽說妹妹請進,(太平年)臊的位姑娘她面起紅云。龔王氏笑吟吟說妹妹您許不認識這一個人,學生姓儌叫儌秋水。他與我娘家是個舊街鄰,新近喪了妻,小伙情最深,滿身的素服常去上墳。人口單靜日月也夠混,(太平年)去年進得學身入黌門,妹妹若有意,我保這門親,配此夫婿倒也稱心,我要是一說可十拿九穩。(太平年)美滿的良緣,是那么一對玉人。胭脂聞聽暗暗喜在心,感激龔王氏真是個熱心人,口雖不言她也算首肯。(太平年)答訕著回答你別拿我開心。

 

13、《馬介甫》常澎田

       天下通病甚堪憐,大丈夫難免妻不賢。弱男兒信寵婆娘優柔無斷,墜乾綱釀禍患。嬌愛習慣易失內權。馬介甫責備得萬鐘泫然而嘆,未曾要說話嗨聲兒在先,慘淡淡便把我的賢弟喚,他欲言又止有兩三番。說若非是你我結拜為盟兄弟,此丑不敢對你言。都只為續娶的嫂子不賢惠,這也是活該倒霉我們家宅不安。他自從續娶我這個嫂子將門過,是百般的現象出了圈。為媳婦專跟旁人吹胡瞪眼,女人有了錯他一句不敢攔,縱放的媳婦撒刁沒法管,我嫂子反倒漲了威嚴。只落得瞧我哥哥一點不順眼,就嘴巴尺子往臉上扇。皮鞭子哪天都得挨幾遍,抽的他渾身青腫,紫里套著藍。

       我哥哥挨打受罵還討胡臉,那懼內的名兒在外邊傳。連累得父親兄弟遭了涂炭,就是那小嬸子侄男受了熬煎。為什么溺愛成仇會變了臉,他定有一個緣故結下了冤。我哥哥年過了四十還沒兒女,先收了個小妾名叫王愛蓮。那時節我這個嫂子還沒放定,這也是命中造就的冤愿緣。到后來娶過她將門過,我哥哥百般的獻媚討她喜歡。娶過來沒有兩個月,我嫂子她醋海生波就犯了酸。那一天抓了個斜碴耍開了混旦,跳腳鬧了個樂樂番。她有時節狼嚎鬼叫把娘家怨,不該做事把她瞞。有時節要當尼姑把發剪,有時節頭撞被貨垛命染黃泉。有時節哼哼噯呦把肝氣犯,有時節爹呀、媽呀,叫了個歡。我哥哥好心過去將她的病來看,她整口的啐了我哥哥一臉黏痰。蹦起來揪住我哥哥就把命拼,罵出來的言辭實在太難。我哥哥叫她嚇破了膽,聞聲立刻骨軟筋綿。天天間把我哥哥指使個團團轉,氣死個娘姨也不讓丫鬟。清晨起我哥哥揲炕開門倒馬桶,然后再籠火掃地擦抹桌案諸事完,然后又漱口涮痰桶,又得把漱盂牙粉臉盆手巾,放在她的面前。伺候她漱口刷牙洗完了臉,我哥哥站在一旁一袋一袋裝水煙。比方我嫂子要洗腳,我哥哥倒上水,手拿著擦腳布得站在旁邊。

 

 

相關出版物

pk10开奖结果历史记录